一头伪装成塑料袋的水母

咕嘟咕嘟

癔病

读过他人文章,心悦诚服,自惭形秽。

香艳与俗艳,一字不过毫厘,品来不限千里。

那般旁征博引,草蛇灰线,想必是以昔年之寸积铢累换得今日之彗泛画涂,读来可谓酣畅淋漓,乃至拍案叫绝,叹笑不已。此等浆酒藿肉,肉是青瓷大瓮焖出的酥肉,酒是朱梅竹叶滗出的洌酒。

花一晚上读完,终是心中黯然,思罢还是将拙作快快删了去。原创者自不必多言,至于翻译,一也本无授权,二也本无水准,删也是图清净,不必再玷染谁家的眼。

一言以蔽之,醴齐当前,殢之美之!何苦再食糟粕焉?

技艺既已不精,就莫再多事,乖乖默不作声地读写品。学业不佳为大忌。

题外话,应试的文章,也不是不得趣。能与友人共书一题再互相嬉笑捧骂的机会总要嫌少的,又如多先生言,戴着镣铐跳舞,这铐子,有人不屑一顾,也总有人心甘情愿,要被桎梏得比那自由鸟还风光好看。

盼如稼轩,不负人间竹边雪,柳边月。不敢取其报国壮志凌云意,只留一缕鸿毛诗酒聊自娱。

噫吁嚱,七十古来稀,尚且梦难平!孔圣云,朝闻道,夕死可矣。何时得道?鲐背苍耇。望昔日,愧悔无地,喁喁自省。看前方,喟然太息,踽踽独行。

评论(3)

热度(10)

  1. bbbgrance一头伪装成塑料袋的水母 转载了此文字
    表白失踪又出现的怪怪(づ˘ﻬ˘)づ~~~这篇写得太好2333深有同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