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头伪装成塑料袋的水母

咕嘟咕嘟

[HD/哈德翻译]Little Talks 短暂交谈(四)

前言:LFT上没有斜体,原文中斜体此处均以黑体表示。


正文:

Draco把大半个周六早晨都花在摇摆不定上:他可以选择收买自己儿子,让他表现得乖一点儿,也可以考虑跟Harry的飞路火炉联系一下,告诉对方他无法赴约,十分抱歉,但Scorpius似乎染上了某种瘟疫。或者是龙痘。也可能好几种疫病一块儿得了。


不过到最后,他积聚起自己仅存的勇气,咬着牙不断提醒自己失手把他唯一的儿子以及家族继承人掐死,一边硬给Scorpius穿上一条灰色的羊毛短裤和白色的系扣衬衫,罔顾后者大呼小叫的抗议。不管Astoria作何感想,Malfoy们就是不可以在公共场合被看见穿着平民服装,譬如T恤衫一类的东西。


Scorpius一路上都生着闷气,从搭乘通向德文郡的门钥匙开始,到走向位于达特缪尔高原边缘的火炮队球场——然而当Draco让他摇摇晃晃走到一座人行桥边时,他欢欣雀跃地盯着桥下潺潺流动的溪水,又朝水里扔小石头,看着水花四溅,总算是高兴了几分。他冲在前面跑过了一小片树林,虽然Draco很快用尖锐的言辞把他叫了回来,接着他才不情不愿地握住Draco的手,两人一块到达了裸岩山顶。整片高原在他们眼前一览无余,Scorpius睁大眼睛露出了惊喜的表情,他看见火炮队的旗帜在微风中飘拂,大批身穿亮橙与金色的支持者汇成兴高采烈的人群,而Draco为此情不自禁露出了微笑。


“爸爸,”他呼了口气,“看。”他指向一个老人,后者穿着火炮队套头衫,长长的灰胡子染了一缕缕橙色。Draco很想说几句刻薄话,但他万分清楚此刻是踏在谁家的领土上,另外,Scorpius也已完全入了迷。Draco不愿干任何会破坏孩子心情的事。有时候,Scorpius轻易就会陷入坏脾气的死循坏。Draco有时会想是不是Snape基因不知怎的混进了Malfoy家血脉里:他敢发誓总有一天Scorpius皱眉的神情会跟他前院长一模一样。他把Scorpius抱进怀里,带他走下绵延起伏的斜坡,前往通到看台的大门。人太多了,Draco恐慌了一阵子,直到他听见有人喊他的名字。


他转过身,是Harry,男人乌黑的头发被风吹得乱七八糟,身着一条褪色的麻瓜牛仔裤与一件深蓝色的扣角领衬衫,看上去英俊得惊人。Draco彻底无视了Harry搭在一边肩膀上的围巾,橙白相间,破破烂烂。他无法无视的是Harry手里抱着的一只巨大的黑色毛绒玩具熊,这熊还穿着一件荒谬的橙色运动衫,这运动衫还太小了。


噢,老天。Draco咬了自个儿的舌头。很狠的一下。“嗨。”他最后成功说出口道。


“嗨,”Harry自在地微笑道,而Draco正打算插嘴告诉他老天啊快把熊藏起来,可一只小手已经向Harry伸了过去,Draco只能叹了口气。Scorpius几乎把整张脸都埋在了Draco脖颈处,但他一只眼睛还在盯着那头熊。该死的。


Harry笑了。“你好,Scorpius,”他一边说着一边把熊递出去,于是Scorpius调整了一下姿势,正好能伸手把熊从Harry手里抢过来,接着他又退回到了Draco的肩膀那儿,熊差不多遮住了他全部的脸——以及Draco的脸。


“说谢谢,Scorpius。”


熊被举得更高了些,这下只有几撮金色头发能被看到了。“谢谢你,”Scorpius冲着熊身上的橘色羊毛衫小声说。


“不用谢,”Harry眼瞧着Scorpius,脸带笑意说。


Draco把一只毛茸茸的熊脚从自己嘴边推开,又看向Harry。“你不该这么做的,”他干巴巴地道,“真的。”他几近恨上Harry的眼睛朝他闪耀光采的那种方式。


“我想要交朋友嘛。”


“很显然不是跟我啊,”Draco说,而Harry再度大笑起来。当他用手搭上Draco的腰时,Draco根本忍不住浑身的一股颤意。


Harry对此颇有风度地未作评论,不过在他凑近了喃喃“这边走”时,他的手指攥紧了Draco衬衫上的纽扣,气息暖洋洋地拂过Draco的脸颊。


他们绕开排队等待进入常规席看台的长龙,Draco则假装没注意到那些一路跟随他们的注视与低语声,但两者似乎都未能烦扰到Harry分毫,他的手牢牢握在Draco腰际。Scorpius把脑袋埋在熊里,朝熊耳朵小声说着话,Draco相当肯定他儿子用的是佛兰芒语言。他只能期望那些不是什么脏话。


就在入口里,一个守卫用一句快活的“哟,Potter傲罗”招呼了Harry,然后挥手示意他们登上通往上层包厢的一架摇摇晃晃的升降梯。不能对这里看台的破烂状态发表言论已经够让他痛苦了——真的,他突然非常感激普德联合队最近对自家球场进行了翻新——Draco一直保持沉默,直到他们来到包厢门口,Harry掏出了一把巨大的骷髅钥匙,有个小小的黑色炮弹附在上面。


“没有安保措施?”Draco终于忍不住问道,而Harry只是朝他露出被逗乐的表情,同时把钥匙插进锁孔里。


“比那还要糟,”他说,门随即大敞而开,显露出包厢内部全景,里面放满了鼓鼓囊囊、些许磨旧的沙发,舒适的长毛绒椅子,橙白相间的编织毛毯覆盖其上。Harry在Draco迈步前拦住了他。“等一下。”他朝大开的门前挥了挥魔杖,顿时一大阵金灿灿的闪光爆发出来,把他们笼罩在里面,使得Scorpius开心地笑着从熊毛里抬起头。迎着Draco挑高的眉毛,Harry苦笑道:“George和Ron喜欢来点恶作剧咒语,给人一些小惊喜。上次我走进这里,然后我顶了一个礼拜的紫头发。”


“我们都以为那是因为你跟你前女友起了小小的争执,”Draco轻松地说,抬腿走进去。Scorpius越过Draco肩膀盯着Harry,看他关上他们身后的门。


Harry把钥匙放回口袋里:“她更喜欢用蝙蝠精咒。”


“我对此十分了解。”Draco把Scorpius安顿到一张沙发上,“我记忆中就曾被她的高超技艺击中过至少一次。”他坐到儿子身旁,惊讶地发现这些沙发竟然这么舒服,虽然带着点樟脑丸的味道。“更别提她用在Blaise身上那次,当时Greg想带他去阿姆斯特丹*喝酒来着。”


(译者注:荷兰首都,著名的性文化之都,拥有合法的红灯区。)


“某种特定涵义的喝酒。”Harry坐到了Scorpius的另一边,后者怀疑地抬头看着他,“那可是阿姆斯特丹。”


“我喜欢阿姆斯呃丹,”Scorpius口齿不清地说,他拉拉熊耳朵,“上个圣诞节,妈咪跟我在那里看到了圣诞老人。”


Harry朝他微笑,“真的吗?”Scorpius点点头,Harry则伸手把熊身上的橘色运动衫向下扯了扯,好能盖过熊的圆肚皮,“他有没有送你一只圆滚滚的熊呀?”


Scorpius笑起来:“没有!有糖果,书,更多糖果,还有一个跟爹地一样的傲罗玩偶。”他在Draco身边扭来扭去,移得离Harry更近了些,“我喜欢熊。”


“我在你这个年纪的时候也喜欢。”Harry把玩着熊脚底的绒毛,“我表兄有很多玩具熊。”


Draco的心揪紧了。他知道那些故事;不是从Harry那听来的——他从没听Harry自己讲过——而是从Pansy那里,就在她刚刚开始与Ronald约会后的一晚。他还能记得她讲述时眉间的皱痕,讲那些麻瓜如何对待Harry——他那时还被叫作Potter——他如何被人厌弃着长大。没人爱他。对此事的知晓打破了Draco心中关于Harry的最后几道墙。他完全不能想象凭那种方式,凭“你的家庭不想跟你牵扯上任何关系”的念头度过童年。他父亲有时候可能的确表现得像个彻头彻尾的混蛋,还过于乐意地把自家人都扔进了错误阵营——他家人的意愿全被糟蹋了——但Draco永远对自己的被爱深信不疑。现在也依旧如此。


Scorpius飞快地朝Harry挪得更近了点,他把熊举起来:“你可以抱抱他。”


“他坐在我俩中间怎么样?”Harry问,然后这便是Draco心下明了的一刻——他懂了——这一切都不是什么一时放纵,一时兴起。他看着Harry把熊放在自己身边,接着Scorpius靠在那头讨人厌的滚圆野兽身上,问Harry球场两端的三个铁环是什么东西。Harry在回答的过程中耐心十足,哪怕他要解决的是Scorpius似乎很喜欢问的各种稀奇古怪的问题,比如波特里队的那个穿紫衣服的魁梧守门员是否可以穿过其中一个铁环,还是说他会穿到一半就卡住。


Draco越过Scorpius的头顶,对上了Harry的视线。谢谢你,他用口型说,而Harry只是朝他微笑,伸出手用手指抚摸Draco的脸颊。


Scorpius坐在沙发边缘,用两只手抓着他的熊,眼睛睁得大大的,望着球员们在场地上肆意驰骋,掀起紫色与橙色的暴风。当他的父亲倾身压过他与Harry亲吻时,他甚至都没抬头看,而只是带着一种非常Malfoy式的烦躁神情把Draco推开了些。


Harry笑着重新坐回沙发一角,他手上还握着一条熊腿:“待会儿再?”


“噢,好,”Draco喃喃道,他的嘴唇还在为刚刚短暂的吻而隐隐刺痛,“绝对没问题。”Harry的手揽过Scorpius的背并搭上他的肩膀,他没有抽身远离。


说到底,这可能并不是什么坏主意。


***


他们将近十一点才回到庞特街,Scorpius靠在Harry肩膀上打着呼噜,Draco则负责扛那头熊——今晚某时他似乎被赋予了“Tiddles先生”这一名字——他还拿着门钥匙,一面火炮队横幅,从各个小贩手里买来的几包糖果,还有一件得到了全队签名的毛线衫,这是他们赛后去更衣室进行私人参观得到的纪念品,本来是送给Scorpius的,但Draco非常肯定,更不用提他也是在暗自希望,这件衣服最后会被Harry顺走。Astoria大概会在第一眼看见时就烧了它,而这将是Draco默默赞同的一项举措。他惊恐万分地意识到,他的儿子极有可能已经变成了一个火炮队粉丝,老天救救他家吧。他父亲要是发现了,估计会气到中风。也许那倒是提一下他可能碰巧在与Harry Potter约会这一事实的好时机。


Draco领他们笨手笨脚地通过黑暗的屋子,随后他们轻手轻脚地把Scorpius放到床上,以从未有过的温柔姿态。Draco考虑过要帮儿子把所有衣服脱掉,但他最后还是仅帮他脱了鞋子。他可能到半夜就会醒,那样Draco就到时再给他换上睡衣。目前他只对Scorpius听起来睡得很熟一事激动不已。终于。


他和Harry一起走回门厅里。Draco把门掩起来,留下一道缝,接着转过身倚在墙壁上。Harry用手抓着头发,导致头发根根竖立,可Draco不在乎。他想把对方整个人拖进自己卧室,把那头乱发弄到乱得无以复加。


Harry扯了扯嘴角,朝飞路火炉的方向点点头:“那么我就……”


Draco心意已决,他向前走来,与Harry手指交缠。“留下,”他低头望着他们相握的手说。


当他向上扫视时,Harry正仔细地打量他。“你确定吗?”他冲Scorpius的房门眨眨眼。


“是的。”Draco用拇指在Harry的指关节上画着小圈圈,“完全确定。”他的嘴弯出了微笑,“整晚。只要你愿意。”


Harry一时屏息。“Draco,”他低语道,而Draco附身向前,把吻印在Harry喉咙的凹陷处。他能感受到唇下Harry的脉搏,快速又温暖。Harry发出了轻声呻吟,Draco随即退后,两人的手未曾分开。


“留下来,”他重复,然后他拖着Harry的手走向前,带他走过通向他卧室的长廊。


Harry紧随其后。


TBC



评论(5)

热度(39)